元趙孟頫絕交書 卷 趙孟頫;Zhao Mengfu , 25x273

詳細資料

基本資料 藏品類型 書法
文物統一編號 購書000859N000000000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作品號 購書00085900000
品名 元趙孟頫絕交書 卷
Severing Relations
分類 法書
作者 趙孟頫;Zhao Mengfu
書體 行書
創作時間 元仁宗延祐七年(1320)
數量 一卷
作品語文 漢文
釋文 嵇叔夜與山巨源絕交書。康白。足下昔稱吾於潁川。吾嘗謂之知言。然經怪此意尚未孰悉於足下。何從便得之也。前年從河東還。顯宗。阿都說足下議以吾自代。事雖不。知足下不知。足下傍通。多可而少怪。吾直性狹中。多所不堪。偶與足下相知耳。閒聞足下遷。惕然不喜。恐足下羞庖人之獨割。引尸。祝以自助。手薦鸞刀。漫之羶腥。故具為足下陳其可否。吾昔讀書。得并介之人。或謂無之。今乃信其真有耳。性有所不堪。真不可強。今空語同知有達人。無所不堪。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與一世同其波流。而悔吝不生耳。老子。莊周。吾之師也。親居賤職。柳下惠。東方朔。達人也。安乎卑位。吾豈敢短之哉。又仲尼兼愛。不羞執鞭。子文無欲卿相。而三登令尹。是乃君子思濟物之意也。所謂達人能兼善而不渝。窮則自得而無悶。以此觀之。故堯舜之君世。許由之巖栖。子房之佐漢。接輿之行歌。其揆一也。仰瞻數君。可謂能遂其志者。故君子百行。殊塗而同致。循性而動。各附所安。故有處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反之論。且延陵高子臧之風。長卿慕相如之節。志氣所託。不可奪也。每讀尚子平。臺孝威傳。慨然慕之。想其為人。少加孤露。母兄見驕。不渉經學。性復疎嬾。筋駑肉緩。頭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悶癢。不能沐也。每常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轉乃起耳。又縱逸情(點去)來久。情意傲散。簡與禮相背。嬾與慢相成。而為儕類見寬。不改其過。又讀莊老。重增其放。故使榮進之心日頺。任實之情轉篤。此由禽鹿。少見馴育。則服從教制。長而見羈。則狂顧頓纓。赴蹈湯火。雖飾以金鑣。饗以嘉肴。逾思長林而志在豐草也。阮嗣宗口不論人過。吾每師之而未能及。至性過人。與物無傷。唯飲酒過差耳。至為禮法之士所繩。疾之如讐。幸賴大將軍保持之耳。吾不如嗣宗之賢。而有慢弛之闕。又不識人情。於機宜。無石之慎。而有好盡之累。久與事接。疵釁日生。雖欲無患。其可得乎。又人倫有禮。朝廷有法。自惟至熟。有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卧喜晚起。而當關呼之不置。一不堪也。抱琴行吟。弋釣草野。而吏卒守之。不得妄動。二不堪也。危坐一時。痺不得搖。性復多蝨。搔無巳。而當裹以章服。揖拜上官。三不堪也。素不便書。不喜作書。而人間多事。堆案盈几。不相酬答。則犯教傷義。欲自勉強。則不能久。四不堪也。不喜弔喪。而人道以此為重。已為未見恕者所怨。至欲見中傷者。雖懼然自責。然性不可化。欲降心順俗。則詭故不情。亦終不能獲無咎無譽如此。五不堪也。不喜俗人。而當與之共事。或賓客盈坐。鳴聲聒耳。囂塵臭處。千變百技。在人目前。六不堪也。心不耐煩。而官事鞅掌。機務纒其心。世故繁其慮。七不堪也。又每非湯武而薄周孔。在人間不止。此事會顯。世教所不容。此甚不可一也。剛腸疾惡。輕肆直言。遇事便發。此甚不可二也。以促中小心之性。統此九患。不有外難。當有内病。寧有久處人間耶。又聞道士遺言。餌术黃精。令人久壽。意甚信之。遊山澤。觀魚鳥。心甚樂之。一行作吏。此事便廢。安其捨其所樂而從其所懼哉。夫人之相知。貴識其天性因而濟之。禹不偪伯成子高。全其節也。仲尼。以入蜀。華子魚不強幼安以卿相。此可謂能相終始。真相知也。足下見直木必不可以為輪。曲者必不可以爲桷。蓋不欲以枉其天材。令得其所也。故四民有業。各以其志為樂。唯達者為能通之。此似足下度内耳。不可自見好章甫。越人以文冕也。自以嗜臭腐。養鵷雛以死鼠也。吾頃學養生之術。方外榮華。去滋味。游心於寂莫。以無為為貴。縱無九患。尚不顧足下所好者。又有心悶疾。頃轉增篤。私意自式。必不能堪其所不樂。自卜已審。若道盡塗窮則已耳。足下無事寃之。令轉於溝壑也。吾新失母兄之歡。意常悽切。女年十三。男年八歲。未及成人。况復多病。顧此悢悢。如何可言。今但願守陋巷。榮華。獨能離之。以此為快。此最近之。可得而言耳。然使長才廣度。無所不淹。而能不營。乃可貴耳。若吾多病困。欲離事自全。以保餘年。此真所乏耳。豈可見黃門而稱貞哉。若趣欲共登王塗。期於相致。時為歡益。一日迫之。必發其狂疾。自非重怨。不至於此也。野人有快炙背而美芹子者。欲獻之至尊。雖有區區之意。亦已疏矣。願足下勿似之。其意如此。既以解足下。并以為别。嵇康白。延祐桼年二月十九日書于松雪齋。子昂。

典藏尺寸 【位置】 【尺寸】(公分)
本幅 25x273
全幅 25.2x971.3

質地 【質地位置】 【質地】
本幅

題跋資料 【題跋類別】 【作者】 【位置】 【款識】 【書體】 【全文】
題跋 李煜瀛 引首 甲午(西元一九五四年)題于孟都。煜瀛。 行書 吳興真蹟。甲午(西元一九五四年)題于孟都。煜瀛。
印記: 西館、重文館、石曾李印煜瀛
題跋 李煜瀛 引首 石曾又識 行書 松雪。吳興人。異名稱吳興。近代靜江先生亦吳興縣。如舊日習慣亦稱吳興。同于我父子均以高陽見稱也。石曾又識。
印記: 石曾李印煜瀛、世界社章
題跋 彭元瑞 隔水三 乾隆乙巳(西元一七八五年)孟冬。御識。臣彭元瑞奉勑敬書。 楷書 趙孟頫書嵇康絕交書。先後入石渠者得三卷。已入之卷。不署作書年月。蒼秀圓勁。足規二王。已橅刻三希堂帖中。續又得二卷。一署延祐六年(西元一三一九年)。此卷署延祐七年(西元一三二0年)。精采亦不減已入卷。想孟頫當時愛康此書。再三泚筆。亦如虞世南謂王子敬好寫洛神。人間合有數本。毋庸作分別相也。乾隆乙巳(西元一七八五年)孟冬。御識。臣彭元瑞奉勑敬書。
印記: 臣、瑞
題跋 張羽 拖尾一 尋陽張羽跋 行楷書 趙魏公暮年書多雜李北海。此卷當延祐庚申(西元一三二0年)所書。後三年癸亥(西元一三二三年)而公亦暮年書也。然醇用右軍法。昔虞文靖公集嘗評公書。以為鍾王正派。羲獻嫡孫。草廬吳先生謂之知言。後學又何敢容喙於其間哉。尋陽張羽跋。
印記: 清晏堂、張來儀
題跋 胡儼 拖尾一 永樂十三年(西元一四一五年)夏四月。豫章胡儼題。 行草書 題子昂書嵇康絕交書後。(有詩)。趙文敏公書法精妙。在故元時為第一。此書筆勢翩翩。猶碧梧翠竹。鸞停鳳翥。見者無不愛之。至於風神瀟灑。真如中散慕仙。浩然有烟霞之想。而光彩暎發。又若華星之出河漢。卿雲之麗層霄。髣髴不可名言也。尚書夏公得此卷以示余。展翫終日。不能去手。凡觀公之書者。不可求之點畫之間。當如觀馬具九方皋之目可也。余既題其後。復繫以詩曰。飄飄絕俗嵇中散。咄咄逼人王右軍。書罷蕭然無一事。鷗波亭上看晴雲。永樂十三年(西元一四一五年)夏四月。豫章胡儼題。
印記: 雲中(重一)
題跋 林慈 拖尾一 三山林慈 隸書 晉室中興日。山公吏部時。薦賢誠若渴。為國豈云私。何乃嵇康達。翻同泄柳為。都將忘世意。寫向絕交辭。草聖惟推趙。精神酷類羲。身為宗室貴。名冠玉堂宜。瀟洒蘭亭法。飄飄松雪姿。驚飈吹驟雨。晴日裊游絲。海內風流遠。人間尺素遺。苟非逢朗鑒。何以識瓌奇。色暎金壺墨。光凌玉砌芝。朝回開繡篋。展玩鳳皇池。三山林慈。
題跋 王英 拖尾一 臨川王英拜書 行書 吳興趙文敏公所書嵇中散絕交書。今戶部尚書夏公之所藏也。中散高世絕俗之士。觀其所著。可以知其人矣。世之好古君子多傳誦焉。嘗見巎巎學士所書者。字畫亦佳。今觀文敏此書。溫潤遒麗。尤為過之也。公愛而藏之。暇日多延接士大夫。焚香而坐。講論經史間。嘗展此而玩之。嗚呼。非但可想見中散之清高。文敏公之丰度。而又足以見公之清德。惟在於翰墨文字之間也。臨川王英拜書。
印記: 王氏時彥
題跋 鄒緝 拖尾一 永樂戊戌(西元一四一八年)八月中秋日。范陽鄒緝拜書。 行書 古今以善書名世者。自晉唐宋以來。其人不少。而於元獨稱吳興趙魏公為第一。蓋其為書。溫潤縝密。一點一畫皆有法度。當時鮮于伯機亦以善書與公並稱。以今觀之。鮮于之書豈足以擬於公哉。此卷為公所書嵇康絕交書。清潤遒美。見者欣羨。誠為世之墨妙也。尚書夏公寶而愛之。命識其後。緝何足以知之哉。第以欣慕魏公之書。情不能已。姑述所聞。以復公命。永樂戊戌(西元一四一八年)八月中秋日。范陽鄒緝拜書。
印記: 范陽、鄒緝仲熙印、尚友齋
題跋 陸深 拖尾一 時嘉靖九年(西元一五三0年)歲次庚寅冬中上澣。陸深書于晉陽之河汾書院。 行書 跋嵇叔夜絕交書。此卷真行為松雪翁書無疑。為松雪翁得意書無疑。每見翁好寫六朝人此等文字。并陶靖節諸作。翁果有深意耶。不但書法之妙而已。跋中凡十一人。所稱戶部尚書者。忠靖夏公原吉也。當是忠靖公物。惟張來儀首作 。若不為忠靖者。意在洪武間原跋爾。自祭酒胡頤菴先生而下。皆為忠靖設。蓋當文廟一時同朝。溫潤爾雅。有太平之風。若楊文貞。文敏。胡文穆。金文靖之相業。曾榮襄王文安之文學。皆館閣偉人。可以起敬。又不但書法之妙而已。今為左方伯楊先生靜脩所藏。一日持以見示。相與展翫累日。靜脩博學。碩才異時。功業當與夏少師相上下。予方自館閣來。不能無愧於前輩。聊題末簡。以識深感。時嘉靖九年(西元一五三0年)歲次庚寅冬中上澣。陸深書于晉陽之河汾書院。
印記: 陸深私印、陸氏子淵、上海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一 行書 按此卷原藏岫廬王氏。民國三十八年(西元一九四九年)九月十日加入聯合圖書館。
印記: 煜瀛
題跋 李煜瀛 隔水四 行書 北平上海淪陷。圖書隨之文獻墨迹脫險。成重文館。此卷加入。
印記: 重文館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卅九年(西元一九五0年)二月廿五舟中 行書 此卷經岫廬王氏購于英倫博物館對面肆中。後于香港轉讓。如前所記。卅八卅九之交至南美。故有橫渡重洋代用之章。實則此卷至少已三渡重洋矣。卅九年(西元一九五0年)二月廿五舟中。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三月十三日記于孟都海濱旅次。煜瀛。 行書 民國三十九年三月八日抵南美烏國孟都。次日登陸。暫中止赴原目的地之巴西。留此時間約非甚短。或且久居。此卷一至歐洲英倫。今至南美孟都。幾渡重洋。此可記者一也。三月十三日記于孟都海濱旅次。煜瀛。
印記: 煜瀛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再觀于達觀里。 行書 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再觀于達觀里。
印記: 李林書屋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時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由年初至七月。月之七日。臨誌。煜瀛。 行書 原書于岫廬加于卷尾之短紙。以重裱之不適合裁裝于冊中。而自臨其文字如右重裱。時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由年初至七月。月之七日。臨誌。煜瀛。
印記: 石曾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辛卯七月七日。煜瀛誌于南美浯鸕國孟都大西洋岸李林書屋。 行書 此卷購自英倫。如前所云。殘破萬分。且無錦首絲邊。只存卷心而已。岫廬仍之。吾亦因循多月。不僅太不美觀。且紙碎零落。首見其痕。若不重加裝裱。全卷堪虞。但海外尤于南美。絕無裝池可尋。必須自裱。自裱在小品如冊頁者。仍可勉為。長卷如此。何敢輕試。久之乃下決心。數月始勉完成。即絲邊一項。即躊躇又久。而後就地取材。訪問多肆始得。素珊於此點助我者至多。餘如洗粉製糊。亦在在皆是。吾則晝夜工作。難計共歷若干時日。吾屢語于中西友人曰。此吾生最大裱工。乃第一次亦末一次。中西友人如明秀山莊主人何篤修。包文友教授等均可為證。卷之首如古錦。尾如此舊紙。皆取材於查聲山卷。否則困難又增。查卷有二。合之為一矣。此外諸多問題難于盡舉。如吾因此工作。病于腰痛者若干日。亦其一端。總此均可見手工之不易。豈可輕視萬眾勞工之可貴。無論狄岱麓。蒲魯東兩先生好自手腦兼用。此亦稚暉先生之可與並美。而吾亦引為自豪者矣。一笑。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辛卯七月七日。煜瀛誌于南美浯鸕國孟都大西洋岸李林書屋。
印記: 李廬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七月八日又記。石曾。 行書 頃言裱工略及而未詳。此實中國之一種美術工業。以北平蘇杭上海為最要之區域。南京與各省名城皆大減色。台北香港亦甚落後。而況海外遠埠孟都。為華人向所罕到之地。並使館而無之。此項文化工藝自等于零。但倏忽之間。有六代文獻墨迹之重文館。與日內瓦之中國國際圖書館與我俱至。無異將北平文化城之小隅。風卷而至孟都。琉璃廠之微塵焉能不隨之而來。以我承乏既出意外。亦自然也。吾盼將來有一類似之廠肆設于孟都。親友聞言無不笑我。而謂主顧只李石曾一人而已。此言雖極所謂謔而虐之能事。然是卷裱工小我之微塵。已立其基石於孟都。且與麵筋博士為不孤之林。昔謂我為豆腐博士者有之。國父則獨特為重視。其為國父者非偶然也。中國食品來自古哲。淮南子之為豆腐博士。遠在我前。自我而有成世界大工藝之理論與事實。到孟都後。雖不忘種豆之試驗。同時試作家庭之小工藝裱工與麵工。而為精神物質兩食糧之供給。如此卷之欣賞保存重裱等。前者象徵之一。製麵筋以供素食。為後者之一要素。並以附產粉質用於裱糊。林世謹博士為中國現代化學工藝權威。至孟有工業計劃。觸機于麵粉之應用。而成立一較有規模之工廠。自遠不如滬台之信誼。但亦于孟都為中國化工立一始基。吾信將來之巴黎大豆工藝將復活于此。同時有一雛形廠肆。豈過難哉。此不僅一希望而已。終必成事實無疑。近日張大千先生來此之函商。以及浯鸕國教育當局約我于部中演講中國藝術。皆其朕兆。證明吾道之不孤。不孤之木乃可成林。李林書屋亦象徵之象徵。又一笑。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七月八日又記。石曾。
印記: 李林書屋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七月二十九日。記于孟都。石曾。 行書 李林書屋者。吾與素珊之結合。參看書屋圖題記專卷。素珊世謹姊弟。原籍福建之福清縣。惟祖父遠離故鄉。生于他省。負笈南北。以至海外。故于林氏世系不能道之。素珊研習師範與外國文學。于史傳之學向未留意。但成書屋。無意中促成我注意書畫與文獻墨迹之環境。頗生意外。圖卷記之頗詳。卷首中間沈吳興有兩題跋。與趙吳興後先暉應。此中林慈跋者。可能為姊弟之先人。但以其忽于此等問題。家譜自未為所藏。惜之。吾因勸其女姪之名頤芳者。手錄中國人名大辭典林氏全部。於習字之餘。兼獲兩益。一為研考林氏家系初基。一為求得林慈之傳略。吾已檢尋未得。因恐有改名問題。如文璧以字行。人知為徵明而忘其原名。本名或初名。但書中每加以注明。期於鈔錄全部林氏之時而發見之。頤芳苦尋數日。全林俱在而慈不與焉。吾人均大為失望。吾又努力於手下一切書件。均未能得。尤為悵惆。只好暫缺林慈傳略。留待于異日也。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七月二十九日記于孟都。石曾。
印記: 石曾李印煜瀛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石曾又注 行書 附列已參考之書件如左。中國人名大辭典。二十五史人名索引。清代名人尺牘小傳。林慈當為明人。但小傳之首亦多明末之人。甌鉢羅室書畫過目考。影印五朝墨迹。明代名人墨寶。金石摘明代之部。岫廬名人傳略。未刊行之雲五手稿全部。此卷原藏于岫廬。岫廬有數百家傳略手稿。亦獨缺此。更可想見其難得矣。石曾又注。
印記: 煜瀛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八月又注于孟都 行書 假定之林慈傳略。參看古今名人題畫錄鈔本。林慈。字茲心。號實馨。明福建人。能書畫。尤工詩。見題趙松雪所寫絕交書。與自題仿倪雲林山水。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八月又注于孟都。
印記: 李林書屋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行書 離孟都一年又半。歸來再觀。煜。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煜又注 行書 離孟都時四十一年(西元一九五二年)一月。四十二年(西元一九五三年)七月回到孟都。煜又注。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十二月廿四日再觀。又誌於孟都達觀里重文西館。煜瀛。 行書 民國四十三年(西元一九五四年)歲次甲午十一月十二至十二月十日。聯教組織舉行第八屆大會于孟都。參與中國代表諸友。胡慶育。吳世□。陳通伯。蕭子昇。程其保。周語書。陳克之諸君皆觀此卷。極為欣賞。惜未題字耳。余之外惟子昇在此。慶育大使駐阿。亦或易有機緣。他或須俟回大陸。此卷亦往。而非旦夕事也。幸諸公均題國父遺墨。亦六代文墨之象徵。故此卷亦在其中矣。十二月廿四日再觀。又誌於孟都達觀里重文西館。煜瀛。
印記: 李廬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甲午(西元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再識于孟都。沈周考證之家。煜瀛。 行書 錄林實馨題仿倪雲林山水。參看前假定林慈傳略。其一。數點寒鴉護夕陽。孤亭老樹野荒涼。大元高士今何在。信筆塗來意味長。其二。卅年學得倪迂筆。賸水殘山景物妍。石隙雙松能自傲。歷經霜雪節尤堅。吾於考證宋沈周時。亦作直接間接之種種假定。錯誤固極多。茲于林慈問題亦自有類于前。但考證沈周得失參半。若於林慈同其結果。亦已大幸矣。甲午(西元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再識于孟都沈周考證之家。煜瀛。
印記: 李廬、沈周考證之家
題跋 胡慶育 拖尾二 民國四十四年(西元一九五五年)三月于役孟都。敬觀於重文西館。胡慶育。 行書 民國四十四年(西元一九五五年)三月于役孟都。敬觀於重文西館。胡慶育。
印記: 胡慶育印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三月五日。煜注。 行書 仁齋字體向與此不同。因此次偶用老筆故也。其字學北海。此為端州石室記體。求較適于舊筆。亦有疑石室記。非出北海之手者。若非余作證。後人亦或疑此非仁齋手迹。由此可見考據之難。仁齋為慶育早年之號。同來之李秘書惟戰前亦未知。故此亦有注釋之必要。否則同增後人之疑點。此非瑣瑣。固重文館精神與方法之一也。三月五日。煜注。
印記: 石曾李印煜瀛、西館
題跋 胡慶育 拖尾二 胡慶育。四月四日。 行書 岳麓雲麾端室記。臨池長憶啟蒙師。但求似象兒時事。更欲如龍近日思。公到成家參北海。求方持節託南枝。珠盤乍悟橫偕苦。遺墨摩挲喜自知。胡慶育。四月四日。
印記: 鴻雪樓臨本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四十四年(西元一九五五年)四月九日。煜瀛臨注於孟都。 行書 仁齋四月四日。示我兩詩。一詠宋沈周冊。已承子昇照錄。一詠松雪此卷。臨之如右書之松雪真蹟。得於重文西館觀之。視為平生一大快事。本擬將原札裝裱于此卷中。惟紙幅太大。不果。擬加入另一松雪書畫墨迹冊中。於館之文藝文獻兩重關係。增益殊多也。四十四年(西元一九五五年)四月九日。煜瀛臨注於孟都。
印記: 煜瀛、重文館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五十三年(西元一九六四年)五月又到孟都。六月二日重觀于達觀里。石曾時年八十有四。 行書 五十三年(西元一九六四年)五月又到孟都。六月二日重觀于達觀里。石曾時年八十有四。
印記: 沈周考證之家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五十六年(西元一九六七年)元月十三日又到孟都。其日星五。週後星二啟鐵櫃。重觀于達觀里。石曾又識。時年八十有七。 行書 五十六年(西元一九六七年)元月十三日又到孟都。其日星五。週後星二啟鐵櫃。重觀于達觀里。石曾又識。時年八十有七。
印記: 石曾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四月二十日。臨識經過于重文館。石曾時年八十有七。 行書 五十六年(西元一九六七年)四月十日。宴沈特使團于世園。亦即中國國際化學研究所與佩蘭工廠。將來預定建築研究院圖書館重文館之所。至倉庫則早在其地已十年以上。曾于餐後出視此件與他六代文獻墨迹自唐至今。臨沈特使題詠如左。中華文粹。歷久彌新。石翁家藏。稀世之珍。其署名略之。四月二十日。臨識經過于重文館。石曾時年八十有七。
印記: 李(押印)
題跋 顧毓琇 拖尾二 中華民國五十六年(西元一九六七年)。丁未六月顧毓琇一樵敬題。 行楷書 松雪真蹟。石翁珍藏。孟都拜訪。希世觀光。中華民國五十六年(西元一九六七年)丁未六月顧毓琇一樵敬題。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辛亥(西元一九七一年)。石曾時年九十有一。 行書 開國六十年(西元一九七一年)世界社。六十五年(西元一九七六年)四月一日重文館。東館復興。三日重觀。辛亥(西元一九七一年)。石曾時年九十有一。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石曾又識于台北世界社所。恆傑堂。重文館。 行書 兩年前特品珍品。唐宋元明清民國六代文獻墨迹西東館巡迴。由孟都至台北。初暫存于中央信託局保險櫃中。近而東館自置能保至五小時火。小鐵櫃遂移置其中。以時代言始於唐。以民國六十年(西元一九七一年)之現代。有顏魯公劉中使帖。與此卷多種題跋。六代人之手迹均在其中。又二件國父孫公手札。稚老題注與靜公山水畫冊。象徵民國特色。雖不過極少數之幾件。足為全體象徵。其他九十以上物品。仍在孟都西館。質量兼重。但無過于在此前。其中特要珍品不少。如朱文公。沈泉州之于宋代。又趙之書畫陽明兩件。四庫諸人自均不能忽者。東西溝通當續記之。石曾又識于台北世界社所恆傑堂重文館。
印記: 石曾李印煜瀛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開國六十年(西元一九七一年)辛亥西一九七一四月二十八日於重文東館。石僧手寫。時年九十有一。 行書 此卷新生命之史觀。開國六十年(西元一九七一年)辛亥。西一九七一四月二十八日於重文東館。石僧手寫。時年九十有一。
印記: 石曾李印煜瀛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行書 此卷原始之生命。吾不能言其萬一。由倫敦歸于岫廬。望雲五先生補記其詳。茲所謂新生命者。由我自岫廬。在港亮疇先生介紹並加敦促。使此卷加入圖書館重文館。另有專記之外。吾曾在此卷新舊各節屢加題注。已可略見其經過。或關旅途。或關裝裱。詳略各見。可作補充申述者。亦尚不少。爰作此卷新生命之史觀。非僅筆者一人。前後所關者更多。其意義以至無窮。故今以密行小字書之。多留餘紙。以待高明。下走則揭其端耳。此節新加入延長之。由台北萬盛堂裱成。經我自手連接于一卷。自前開國之四月兩年諸行。仍由我題識。至此其後餘地。期待群賢更後吾或再作補充。
題跋 李煜瀛 拖尾二 行書 吾所希望題此者。諸多友好方家。可能與不可能者。為數頗多。至少則三五人。岫廬主人當然居首。張王兩夫人亦至要。岳軍慰堂二老當必當然其中。史事多關既往要件。今後者自必尤多。其詳別載。同供考證於重文館各組中也。 前此已書末書之後。不久之將來。此卷即當寶藏於台北中山故宮兩大歷史與學術性之博物院。不唯國立之莊嚴。亦甲乎世界無可疑議者也。此卷迄今已經過亞非歐南北美五大洲。且已不僅一次。以後如故宮博物院諸多要件展覽于國際重要都市。自非難能。但究於何年月日。必然而尚不知其期。之光復大陸。再由距中山樓不遠之博物院。此卷以及其他要件。更陳于復國後首都南京或北京故都。以及原始故宮博物院。且重文館之遠源燕都景物郊區白松林際。石塔古樹。解放之象徵。中山陵衣冠塚所在不遠。有諸多先賢手蹟。歷史文物。早得總統蔣公保衛。稚老題識。均永存之國寶史誌。淵源非一二長卷巨冊之所能表萬一。此卷之新生命。鱗爪所及。下走之陋。不避一得之愚。以圖引玉無窮。以此小新生命之見微知著。而至大新生命復國建國之光。並進于世境。相成大同大千之大道也。
印記: 石曾、煜瀛
題籤 李煜瀛 李煜瀛。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重裱並題。 行書 趙孟頫墨跡。字子昂號松雪。吳興人。亦稱吳興宋宗室。元承旨諡文敏。李煜瀛。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重裱並題。
印記: 石曾堂章、李林書屋
題籤 李煜瀛 煜題 行書 重文館珍藏第一流墨跡。煜題。
印記: 崇文館、肩行李氏書
題籤 李煜瀛 行書 題跋者依原卷次序。筆意象徵。橫渡重洋。此卷吾當之。彭元瑞。清代號藝楣。乾隆文臣。諡文覲。與紀昀齊名。張羽。元代。字來儀。元季領鄉薦為安定書院山長。胡儼。明代。號頤庵。集名永樂間學者兼工書畫。林慈。明代。自署三山。即福州。餘未詳見後。王英。明代字時彥。永樂文臣。諡文安。有泉波集。鄒緝。明代。字仲熙。洪武明經。永樂錚臣。陸深。明代。號儼山集名。弘治嘉靖間詞臣之冠。諡文裕。
印記: 高陽李氏圖書館章、世界聯合圖書館章
題籤 李煜瀛 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七月中旬題注于孟都海濱。重文館石曾并識。 行書 殘壞之卷心。曾在英倫博物院對門肆中。經岫盧王氏發現購之。亂後在港歸世界社西圖書館。到南美重裱成此卷。辛卯(西元一九五一年)七月中旬題注于孟都海濱。重文館石曾并識。
印記: 煜瀛

印記資料 【印記類別】 【印記】
作者印記 天水郡圖書印
作者印記 趙氏子昂
作者印記 松雪齋
收傳印記 乃功(連珠印。重四。一半印)
收傳印記 □賞(半印)
收傳印記 沈一貫印
收傳印記 大雅(重三)
收傳印記 安氏儀周書畫之章
收傳印記 沈氏肩吾
收傳印記 沈泰鴻印
收傳印記 梁清標印
收傳印記 河北棠村
收傳印記 沈□□印(半印)
收傳印記 定□(半印)
收傳印記 長(重一。一半印)
收傳印記 朝鮮人
收傳印記 □□漁隱(半印)
收傳印記 蒼巖(重三。一半印)
收傳印記 李氏賓父
收傳印記 李豐之印
收傳印記 浮丘道人
收傳印記 隴西布衣
收傳印記 秋碧(半印)
鑑藏寶璽 乾隆鑑賞
鑑藏寶璽 樂壽堂鑑藏寶
鑑藏寶璽 乾隆御覽之寶
鑑藏寶璽 半榻琴書
鑑藏寶璽 古希天子
收傳印記 李林書屋
收傳印記 西館
收傳印記 重文館(重三)
收傳印記 世界社章(重一)
收傳印記 鴻雪樓臨本
鑑藏寶璽 嘉慶御覽之寶
鑑藏寶璽 (石渠)寶笈(半印)
鑑藏寶璽 三希堂精鑑璽
鑑藏寶璽 宜子孫
作者印記
作者印記 鷗波(連珠印)
鑑藏寶璽 嘉慶鑑賞
鑑藏寶璽 寶笈三編
收傳印記 岫廬鑑藏(重一)
收傳印記 陳印公哲
收傳印記 安岐之印
收傳印記 重文館
收傳印記 (一半印不識)

參考資料 【類別】 【參考資料】
收藏著錄 石渠寶笈三編(靜寄山莊),第九冊,頁4128-4133。

驗證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