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沈周夜坐圖 軸 沈周 , 84.8x21.8

詳細資料

基本資料 藏品類型 繪畫
文物統一編號 故畫000438N000000000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作品號 故畫00043800000
品名 明沈周夜坐圖 軸
分類 繪畫
作者 沈周
創作時間 明孝宗弘治五年(1492)
數量 一軸

典藏尺寸 【位置】 【尺寸】(公分)
本幅 84.8x21.8

質地 【質地位置】 【質地】
本幅

題跋資料 【題跋類別】 【作者】 【位置】 【款識】 【書體】 【全文】
作者款識 沈周 本幅 長洲沈周 行書 夜坐記。寒夜寢甚甘。夜分而寤。神度爽然。弗能復寐。乃披衣起坐。一燈熒然相對。案上書數帙。漫取一編讀之。稍倦。置書束手危坐。久雨新霽。月色淡淡映窗戶。四聽闃然。蓋覺清耿之久。漸有所聞。聞風聲撼竹木。號號鳴。使人起特立不回之志。聞犬聲狺狺而苦。使人起閑邪禦寇之志。聞小大鼓聲。小者薄而遠者淵淵不絕。起幽憂不平之思。官鼓甚近。由三撾以至四至五。漸急以趨曉。俄東北聲鐘。鐘得雨霽。音極清越。聞之又有待旦興作之思。不能已焉。余性喜夜坐。每攤書燈下。反覆之。迨二更方已為當。然人喧未息而又心在文字間。未常得外靜而內定。於今夕者。凡諸聲色。蓋以定靜得之。故足以澄人心神情而發其志意如此。且他時非無是聲色也。非不接於人耳目中也。然形為物役而心趣隨之。聰隱於鏗訇。明隱於文華。是故物之益於人者寡而損人者多。有若今之聲色不異於彼。而一觸耳目。犁然與我妙合。則其為鏗訇文華者。未使不為吾進脩之資。而物(按句內有脫字)足以役人也已。聲絕色泯。而吾之志冲然特存。則所謂志者果內乎外乎。其有於物乎。得因物以發乎。是必有以辨矣。於乎。吾於是而辨焉。夜坐之力宏矣哉。嗣當齋心孤坐。於更長明燭之下。因以求事物之理。心體之妙。以為脩己應物之地。將必有所得也。作夜坐記。弘治壬子(1492)秋七月既望。長洲沈周。
印記: 啟南、石田

印記資料 【印記類別】 【印記】
鑑藏寶璽 乾隆御覽之寶
鑑藏寶璽 嘉慶御覽之寶
鑑藏寶璽 宣統御覽之寶
鑑藏寶璽 無逸齋精鑑璽
鑑藏寶璽 宣統鑑賞
鑑藏寶璽 御書房鑑藏寶
鑑藏寶璽 乾隆鑑賞
鑑藏寶璽 石渠寶笈
鑑藏寶璽 三希堂精鑑璽
鑑藏寶璽 宜子孫

主題 【主題類別】 【主題(第一層)】 【主題(第二層)】 【主題說明】
主要主題 山水 夜景(月景)
其他主題 器用 燭台.蠟燭 蠟燭
主要主題 樹木
其他主題 建築 房舍
其他主題 器用 傢俱(屏風)
其他主題 建築
其他主題 樹木
其他主題 人物 高士(士人、隱士)
其他主題 山水 溪澗、湍泉 溪澗

技法 【技法】 【技法細目】
寫意
皴法 披麻皴
苔點

參考資料 【類別】 【參考資料】
收藏著錄 石渠寶笈初編(御書房),下冊,頁1121
收藏著錄 故宮書畫錄(卷五),第三冊,頁316
收藏著錄 故宮書畫圖錄,第六冊,頁207-208
參考書目 1.江兆申,〈沈周夜坐圖 軸〉,收入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吳派畫九十年展》(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75年初版,1976年再版,1981年三版),頁293。 2.李玉珉,〈四海一家 —本院文物赴美參展「一四九二之際探險時代之藝術」圖錄專輯〉,《故宮文物月刊》,第103期(1991年10月),頁14-15。 3.許郭璜,〈有竹居別業 — 沈周〈崇山修竹〉畫中主題〉,《故宮文物月刊》,第314期(2009年5月),頁71-77。 4.王正華,《沈周夜坐圖的研究〉,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中國藝術史組碩士論文,1989年。 5.蘇盈龍,《沈周山水畫風格辨真 》,國立臺南藝術學院藝術史與藝術評論研究所碩士論文,2000年。
內容簡介(中文) 沈周(西元一四二七-一五○九年),江蘇長洲人。字啟南,號石田,又號白石翁。能詩文,工書法,又善山水,並兼工墨畫花果、翎毛等。此幅夜坐圖,蓋沈周自寫其生活情狀。上方有文自紀其事,謂嘗夜半忽醒,時久雨新晴,月色映窗。久而漸聞風聲犬聲更鼓聲,自天明而聞鐘聲。沈周常夜讀,皆至二更而息,而心在文字間,故都無所聞見,此次卻覺靜坐之功。圖意即繪夜坐之事,時年六十六歲。
內容簡介(英文) Shen Chou, a native of Soochow, was a gifted poet, writer, and calligrapher. In painting, he excelled at landscapes and various subjects, such as animals, plants, and figures, in monochrome ink. This work represents an event from Shen’s life. As Shen explained in the inscription, he awoke suddenly one night to find the moon shining through his window after a long period of rain. He listened to the sighing wind, the distant sounds of dogs barking, and the beat of the nightwatch drum. Between the third and fifth watches, the sky grew light with the approaching dawn. Usually concentrating on his studies in the evening, he thus came to appreciate the beauty of the sounds of silence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參考書目 何炎泉、陳階晉、陳韻如,〈明沈周夜坐圖 軸〉,收入《明四大家特展-沈周》(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4.01),頁80-83、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