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王澍書積書巖帖(九) 冊 臨樂毅論 王澍 , 21.8x11.9

詳細資料

基本資料 藏品類型 書法
文物統一編號 故書000729N000000003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more...
故書000729N000000004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故書000729N000000005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故書000729N000000006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故書000729N000000007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作品號 故書00072900002
品名 清王澍書積書巖帖(九) 冊 臨樂毅論
分類 法書
作者 王澍
書體 楷書
創作時間 清世宗雍正五年(1727)
數量 一幅
作品語文 漢文
釋文 世人多以樂毅不時拔莒即墨。論之。夫求古賢之意。宜以大者遠者先之。必迂迴而難通。然後已焉可也。今樂氏之趣。或者其未盡乎。而多劣之。是使前賢失指於將來。不亦惜哉。觀樂生遺燕惠王書。其殆庶乎機。合乎道。以終始者與。其喻昭王曰。伊尹放太甲而不疑。太甲受放而不怨。是存大業於至公。而以天下為心者也。夫欲極道之量。務以天下為心者。必致其主於盛隆。合其趣於先王。茍君臣同苻。斯大業定矣。于斯時也。樂生之志。千載一遇也。亦將行千載一隆之道。豈其局蹟當時。止於兼并而已哉。夫兼并者。非樂生之所屑。彊燕而廢道。又非樂生之所求也。不屑茍得。則心無近事。不求小成。斯意兼天下者也。則舉齊之事。所以運其機而動四海也。夫討齊以明燕主之義。此兵不興於為利矣。圍城而害不加於百姓。此仁心著於遐邇矣。舉國不諜其功。除暴不以威力。此至德全於天下矣。邁全德以率列國。則幾於湯武之事矣。樂生方恢大綱。以縱二城。牧民明信。以待其弊。使即墨莒人。顧仇其上。願釋干戈。賴我猶親。善守之智。無所之施。然則求仁得仁。即墨大夫之義也。任窮則從。微子適周之道也。開彌廣之路。以待田單之徒。長容善之風。以申齊士之志。使夫忠者遂節。通者義著。昭之東海。屬之華裔。我澤如春。下應如草。道光宇宙。賢者託心。鄰國傾慕。四海延頸。思戴燕主。仰望風聲。二城必從。則王業隆矣。雖淹留於兩邑。乃致速於天下。不幸之變。世所不圖。敗於垂成。時運固然。若乃逼之以威。劫之以兵。則攻取之事。求欲速之功。使燕齊之士。流血於二城之間。侈殺傷之殘。示四國之人。是縱暴易亂。貪以成私。鄰國望之。其猶豺虎。既大墮稱兵之義。而喪濟弱之仁。虧齊士之節。廢廉善之風。掩宏通之度。棄王德之隆。雖二城幾於可拔。霸王之事逝其遠矣。然則燕雖兼齊。其與世主何以殊哉。其與鄰敵何以相傾。樂生豈不知拔二城之速了哉。顧城拔而業乖。豈不知不速之致變。顧業乖與變同。由是言之。樂生不屠二城。其亦未可量也。异。僧權。永和四年十二廿四。書付宮奴。雍正五年(西元一七二七年)五月十六日。臨付稻孫。官奴。大令小字。右軍潛於後掣其筆不脫。故書此示之。緣是庭訓。故筆法端謹。為右軍楷跡第一。貞觀十三年。敕馮承素等勾摸六本。分賜長孫無忌等諸人。終宋之世。惟存高紳學士家海字不全本耳。明季收藏家。乃有唐摸二本。一貞觀六年褚遂良奉敕審定。一則新安吳用卿所藏。褚本在涿鹿馮伯衡家。端謹有餘。頗乏勝槩。惟吳氏本筆勢精妙。似柔而剛。似謹而逸。邢子愿所謂既純且緜。亦溫而栗者。信為得之。宋僧希白潭帖所刻。與吾家鬱岡。吳氏餘清兩刻。可謂惟妙唯肖。余臨此。風力亦正不減也。虛舟老人。

典藏尺寸 【位置】 【尺寸】(公分)
本幅 21.8x11.9

質地 【質地位置】 【質地】
本幅

印記資料 【印記類別】 【印記】
作者印記 戊申人

參考資料 【類別】 【參考資料】
收藏著錄 石渠寶笈續編(御書房),第四冊,頁2121-2123
收藏著錄 故宮書畫錄(卷八),第四冊,頁22

關聯文物

驗證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