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顏真卿爭坐位帖墨拓本 軸 顏真卿 , 82.5x114.5

詳細資料

基本資料 藏品類型 書法,墨拓
作品號 購拓00024000000
品名 唐顏真卿爭坐位帖墨拓本 軸
作者 顏真卿
書體
色彩
裝裱形式
創作時間
數量 一軸
作品語文 漢文
集叢號 件: 開: 幅: 單件
釋文 十一月日。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刑部尚書上柱國魯郡開國公顏真卿。謹奉寓書于右僕射定襄郡王郭公閣下。盖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是之謂不朽。抑又聞之。端揆者。百寮之師長。諸侯王者。人臣之極地。今僕射挺不朽之功業。當人臣之極地。豈不以才為世出。功冠一時。挫思明跋扈之師。抗迴紇無猒之請。故得身畫淩煙之閣。名藏太寶之廷。不其吁足畏也。然美則美矣。然而終之始難。故曰滿而不溢。所以長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可不儆懼乎。書曰。尔唯弗矜。天下莫与汝爭功。尔唯不伐。天下莫與汝爭能。以齊桓公之盛業。片言勤王。則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葵丘之會。微有振矜。而叛者九國。故曰行百里者半九十里。言晚節末路之難也。從古至今。自我高祖。太宗已來。未有行此而不理。廢此而不亂者也。前者菩提寺行香。僕射指麾宰相與兩省臺省已下常參官並為一行坐。魚開府及僕射率諸軍將為一行坐。若一時從權。亦猶未可。何況積習更行之乎。一昨以郭令公父子之軍。破犬羊兇逆之眾。眾情欣喜。恨不頂而戴之。是用有興道之會。僕射又不悟前失。徑率意而指麾。不顧班秩之高下。不論文武之左右。苟取悅軍容為心。曾不顧百寮之側目。亦何□(異)清畫攫金之士哉。甚非謂也。君子愛人以禮。不竊見聞姑息。僕射得不深念之乎。真卿竊聞軍容之為人。清修梵行。深入佛海。況乎收東京有殄賊之業。守陝城有戴天之功。朝野之人。所共貴仰。豈獨有分於僕射哉。加以利衰塗割。恬然於心。固不以一毀加怒。一敬加喜。尚何半席之座。咫尺之地能汨其志哉。且鄉里上齒。宗廟上爵。朝廷上位。皆有等威。以明長幼。故得彝倫敘而天下和平也。且上自宰相。御史大夫。兩省五品以上供奉官自為一行。十二衛大將軍次之。三師。三公。令僕。少師。保傅。尚書。左右丞。侍郎自為一行。九卿。三監對之。從古以然。未嘗參錯。至如節度軍將。各有本班。卿監有卿監之班。將軍有將軍之位。縱是開府。特進。並是勳官。用蔭即有高卑。會讌合依倫敘。豈可裂冠毀冕。反易彝倫。貴者為卑所淩。尊者為賤所偪。一至於此。振古未聞。如魚軍容階雖開府。官即監門將軍。朝廷列位。自有次敘。但以功績既高。恩澤莫二。出入王命。眾人不敢為此。不可令居本位。須別示有尊崇。只可于宰相師保座南。橫安一位。如御史臺眾尊知雜事御史。別置一榻。使使百寮共得瞻仰。不亦可乎。聖皇時。開府高力士承恩傅宣。亦只如此橫座。亦不聞別有禮數。何必令他失位。如李輔國倚承恩澤。徑居左右僕射及三公之上。令天下疑恠乎。古人云。益者三友。損者三友。願僕射與軍容為直諒之友。不願僕射為軍容佞柔之友。又一昨裴僕射誤欲令左右承勾嘗尚書。嘗時□□(輒有)訓對。僕射恃貴。張目見尤。介眾之中。不欲顯過。今者興道之會。還尔遂非。再徑猲八座尚書。欲令便向下座。州縣軍城之禮。亦恐未然。朝廷公讌之宜。不應若此。今既若此。僕射意只應以為尚書之與僕射。若州佐之與縣令乎。若以尚書同於□(縣)令。則僕射見尚書令。得如上佐事刺史乎。益不然。今既三廳齊列。足明不同刺史矣。且尚書令與僕射。同是二品。只校上下之階。六曹尚書並正三品。又非隔品致敬之類。尚書之事僕射。禮數未敢有失。僕射之顧尚書。何乃欲同卑吏。又據宋書百官志。八座同是第三品。隋及國家始升。別作二品。高自標致。誠則尊崇。向下擠排。□□(無乃)傷甚。況再於公堂。猲咄常伯。當為令公初到。不欲紛披。僶俛就命。亦非理屈。朝廷紀綱。須共存立。過尔隳壞。亦恐及身。明天子忽震電含怒。責轂彝倫之人。則僕射其將何辭以對。

典藏尺寸 【位置】 【尺寸】(公分)
本幅 82.5x114.5
全幅 257.5x117.1

質地 【質地位置】 【質地】
本幅

印記資料 【印記類別】 【印記】
收傳印記 曲石精廬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