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繪集珍 冊  宋馬遠山徑春行 馬遠 , 27.4x43.1

詳細資料

基本資料 藏品類型 繪畫
文物統一編號 故畫001289N000000013 抽盤點紀錄 修護紀錄
作品號 故畫00128900013
品名 名繪集珍 冊  宋馬遠山徑春行
分類 繪畫
作者 馬遠
數量 一幅

典藏尺寸 【位置】 【尺寸】(公分)
本幅 27.4x43.1

質地 【質地位置】 【質地】
本幅

題跋資料 【題跋類別】 【作者】 【位置】 【款識】 【書體】 【全文】
作者款識 馬遠 本幅 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款)。馬遠。
題籤 馬遠山徑春行

印記資料 【印記類別】 【印記】
收傳印記 棠邨審定
收傳印記 蕉林玉立氏圖書
收傳印記 張則之
收傳印記 □□緘□

主題 【主題類別】 【主題(第一層)】 【主題(第二層)】 【主題說明】
主要主題 山水 春景
次要主題 人物 高士(士人、隱士)
次要主題 樹木 楊柳
其他主題 山水 江河、湖海 江河
其他主題 人物 侍從(侍女、童僕) 童僕
其他主題 樹木
其他主題 翎毛 黃鸝
其他主題 器用 文玩(琴棋書畫)

技法 【技法】 【技法細目】
皴法 斧劈皴
人物衣紋描法(粗細線條)

參考資料 【類別】 【參考資料】
收藏著錄 石渠寶笈三編(延春閣),第五冊,頁2490
收藏著錄 故宮書畫錄(卷六),第四冊,頁180
內容簡介(中文) 春風微拂,楊柳款擺,文人帶著攜琴的僮僕緩步而行,撚鬚靜觀。他的衣袖觸動了路旁的野花,停留在枝條上的小鳥似乎也被突然闖入的人所驚動,拍翅飛起。尺幅之間,沒有戲劇性的事件發生,卻紀錄了一個凝定的悠閒而詩意的片刻,正與宋寧宗的題詩相應:「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這正反映了從北宋末徽宗朝開始提倡的詩畫結合之風。此外,由於南宋皇室對書畫興趣濃厚,宮廷畫作上常有當代帝后的題詩,本幅即是一典型代表。 馬遠號欽山,南宋光宗、寧宗朝(西元1190-1224年)時任職畫院待詔。他的家族中從祖父、父親到子姪輩,世代均以能畫著稱,也有多位擔任宮廷畫家,並深受皇室欣賞,馬遠則是其中最負盛名者。 畫中的物象集中於一邊,留白較多,這正是以馬遠、夏珪為代表的馬夏畫派最著名的「半邊一角」構圖。以側鋒刷染表現石塊堅硬的質感,則是馬夏風格註冊商標之一的斧劈皴,和畫搖曳柳條之柔軟綿長的筆法恰成對比,可以看出畫家對筆墨的精確掌握。 (馬孟晶)
內容簡介(中文) 馬遠,河中人,後遷居錢塘,南宋光宗、寧宗朝(1190--1224)為畫院待詔,號欽山。祖父兄子世代均以畫名。畫山水更能以臨安風光為題材,取景重心,偏置畫幅一角,故其構圖有「馬一角」之稱。 江南春晴,高士白袍,頭戴漆紗籠冠,捻鬚閒吟,寬袖觸動了野花,驚嚇樹稍上的一對黃鶯。一童抱琴相隨,似是尋勝覓句,又似赴約訪友。本幅人物行動中所成意境,恰如畫上題詩宋寧宗所題:「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但也讓人寫想起此境是從宋人程頤「春日偶成詩」:「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轉化而來。畫境透過詩句文字的解釋,更能明確的引起欣賞者的共鳴,此是一例。。宋代畫家自署名款,往往於石隙樹根,不引起人注意處。本幅見名款署於幅左下角。幅左柳樹相交叉,前方一枝橫斜直上,上挂垂絲,出枝長而條暢,造形上即所謂「拖枝馬遠」之特徵。馬遠用筆沉厚,見於柳樹幹及岩石之輪廓,又畫人物畫衣紋,下筆重,若釘頭,收筆尖,如鼠尾,但行筆又略顫掣,極具變化。
內容簡介(中文)   馬遠,河中人,後遷居錢塘,南宋光宗、寧宗朝(西元1190-1224年)為畫院待詔,號欽山。祖父兄子世代均以畫名。畫山水更能以臨安風光為題材,取景重心,偏置畫幅一角,故其構圖有「馬一角」之稱。本幅畫柳岸鶯啼,高士白袍,頭戴漆紗籠冠,一童抱琴相隨,行動中所成意境,恰如畫上宋寧宗題詩:「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馬遠用筆沉厚,其畫衣紋,下筆重若釘頭,收筆尖如鼠尾,但行筆又略顫掣,極具變化。用墨則輕重層次極多。本幅選自「名繪集珍」冊第十三幅。
內容簡介(英文) Ma Yuan (sobriquet Ch’in-shan) was originally a native of Ho-chung, but his family later moved to Ch’ien-t’ang (modern Hangchou). He served as Painter-in-Attendance during the reigns of Kuang-tsung and Ning-tsung (1190-1224). From grandfather to son, the entire family court painters. Willows grow on the bank of a stream, orioles chirp, and a scholar in white robes wearing a translucent stiff cap walks in solitude, followed by servant boy carrying a lute. It is like the poem inscribed by Ning-tsung which reads, “The wild flowers dance when brushed by my sleeve; The reclusive birds make no sound, shunning man’s presence.” Ma Yuan’s use of brush was heavy and coarse and his rendering of drapery was decisive, often using the so-called “nail-head” brush strokes and pointed “rat-tai1” strokes. His use of ink includes many layers of light and dark washes. This is the thirteenth leaf from the album Ming-hui chi-chen.
參考書目 1.〈宋馬遠山徑春行〉,收入國立故宮博物院編輯委員會編,《春景山水畫特展圖錄》(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7年一月初版),頁47。 2.王耀庭,〈馬遠山徑春行〉,收入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宋代書畫冊頁名品特展》(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95年初版一刷),頁271-272。 3.王耀庭,〈「七十件書畫冊頁名品特展」精選(四) — 馬遠山徑春行〉,《故宮文物月刊》,第149期(1995年8月),頁66-67。 4.王耀庭,〈帝國的回憶 國立故宮博物院瑰寶赴法展專輯一 — 馬遠山徑春行〉,《故宮文物月刊》,第185期(1998年8月),頁46-47。 5.蕭麗玲,〈也談馬遠〈山徑春行〉的詩畫關係〉,《故宮文物月刊》,第288期(2007年3月),頁88-92。 6.李霖燦,〈山水畫中點景人物的斷代研究〉,《故宮季刊》,第十三卷第二期(1978年冬),頁25-40。 7.許文美,〈山徑春行〉,收入何傳馨主編,《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書畫卷》(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0年十月初版一刷),頁360-361。
內容簡介(中文) 畫上寧宗題詩「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書法率意秀雅。左下畫緣款署馬遠,為光宗(1190-1194在位)、寧宗(1195-1224在位)朝宮廷畫家。 詩句描寫自然中靜謐野花,因高士步入轉為動態,枝頭黃鶯隨之飛離。畫面融合詩意,動靜相參。近景幽鳥離枝,而柳絲尚飄動;抱琴侍童將進入畫面中心,而高士則停步駐足靜觀自然,撚鬚覓句,目光延伸至虛渺大地。畫面上飛離的鳥兒及垂柳飄動方向,將觀者目光導向帝王題詩及背後詩思。(20101015)
內容簡介(英文) Emperor Ningzong’s poem inscribed in the upper right corner reads, “The wild flowers dance when brushed by my sleeves. Reclusive birds make no sound as they shun the presence of people.” The calligraphy is direct yet beautifully elegant. In the lower left is the signature of Ma Yuan, a court painter in the reigns of Emperors Guangzong (r. 1190-1194) and Ningzong (r. 1195-1224). These lines of poetry describe the stillness and tranquility of wild flowers, only to be disturbed by the intrusion of a lofty scholar taking a walk, a golden oriole responding by taking off in flight. The painting fuses lyrical meanings as stillness and activity intersect at this moment. As the bird takes flight, the branches of the weeping willow seem to blow in the breeze at the same time. A child attendant carries a wrapped zither proceeding to the middle of the painting while the lofty scholar seems to have stopped in mid-step to ponder the beauty of Nature. He twists his beard as if composing a verse, his view extending into the misty distance of the great void. The direction of the bird in flight and the movement of the willow branches naturally take the viewer’s eyes to the imperial inscription and the poetic intent behind it.(20101015)
收藏著錄 故宮書畫圖錄,第二十九冊,頁152-159
參考書目 何傳馨,〈名繪集珍 冊  宋馬遠山徑春行〉,收入《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書畫卷》(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0.10),頁192-193、361。
參考書目 許文美,〈名繪集珍 冊  宋馬遠山徑春行〉,收入許文美主編《無聲詩-南宋的小品繪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21.12),頁28-31、167。

關聯文物

名繪集珍 冊  晉顧愷之洛神圖

繪畫 , 一幅 , 25.5x52.4公分

名繪集珍 冊  隋展子虔授經圖

繪畫 , 一幅 , 30.1x33.7公分

名繪集珍 冊  唐韓幹牧馬圖

繪畫 , 一幅 , 27.5x34.1公分

名繪集珍 冊  唐周昉士女吟詩圖

繪畫 , 一幅 , 39.5x38.5公分

名繪集珍 冊  唐戴嵩乳牛圖

繪畫 , 一幅 , 21.4x45.9公分

名繪集珍 冊  五代胡瓌出獵圖

繪畫 , 一幅 , 32.9x44.3公分

名繪集珍 冊  五代黃筌雪竹文禽

繪畫 , 一幅 , 26.3x36.4公分

名繪集珍 冊  宋黃居寀竹石錦鳩

繪畫 , 一幅 , 23.6x45.7公分

名繪集珍 冊  宋李迪春潮帶雨

繪畫 , 一幅 , 25.7x48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