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乾隆 雲龍紋長方木匣 清 乾隆,木竹漆器,長30公分 寬16.3公分 高20公分

詳細資料

基本資料 文物統一編號 故玉006652N000000001
品名 清 乾隆 雲龍紋長方木匣
Rectangular wooden box with design of cloud and dragon, Qianlong reign (1736-1795), Qing dynasty
類別 木竹漆器
現況類別 良好
質材 植物;木;
功能 盛裝器
尺寸 長30公分 寬16.3公分 高20公分
時代 清 乾隆
西元1736-1795年
說明 長方紫檀木盒,底部雕蓮瓣,盒蓋頂面浮雕福山壽海雲龍紋,蓋面邊廓均雕回紋一圈,四側壁中並分成兩組,各占一長一短側壁,分別陰刻填金「古稀說」與「八徵耄念之寶說」,前者款:「乾隆庚子孟冬月上澣御筆」,後者款:「乾隆庚戌新正月上澣御筆」。故盒中分儲碧玉「八徵耄念之寶」璽與碧玉「古稀天子之寶」璽。

款識 【識文位置】 【識文種類】 【全文】
外壁 御製詩文 古稀說 / 余以今年登七裘,因用杜甫句刻古稀,天子之寶其次章即繼之曰,猶日孜孜,蓋予宿志,有年至八旬有六,即歸政而頤志於寧壽宮,其未歸政以前不敢弛惕,猶日孜孜,所以答。天庥而勵已躬也,正壽之慶群臣例當進獻辭賦,於是彭元瑞有古稀之九頌,既以文房等件賜之以旌其用意新而遣辭雅,顧一再翻閱頗有不得不為之說,以申予意者其詞曰,古人有言,頌不忘規,茲元瑞之九頌,徒見其頌而不見其規,在元瑞為得半而失半,然使予觀其頌,洋洋自滿,遂以為誠若此,則不但失半又且失全,予何肯如是夫,由斯不自滿,歉然若有所不足之意充之以是為敬。天之本必益凜旦明母敢或渝,也以是為法,祖之規必思繼前烈慎聰聽,也以是勤民,庶無始終之變耳,是典學為實學,以是奮武非黷武,以是籌邊非鑿空,以是制作非虛飾,若夫用人行政旰食宵衣孰,不以是為慎修思永之樞機乎,如是而觀元瑞之九頌,方且益深予臨深履薄之戒,則其頌也即規也更倦,思之三代以上弗論矣,三代以下為天子而壽登古稀者,纔得六人已見之近作矣。至夫得國之正擴土之廣,臣服之普民庶之安,雖非大當可謂小康,且前代所以亡國者,曰強藩,曰外患,曰權臣,曰外戚,曰女謁,曰宦寺,曰奸臣,曰佞倖,今皆無一仿彿者,即所謂得古稀之六帝,元明二祖
外壁 御製詩文 為創業之君,禮樂刑政,有未遑焉其餘四帝,予所不足為法,而其時其政亦豈有若今日哉,是誠古稀而已矣夫值此古稀者,非上天所賜乎,天賜古稀於予而予設弗以敬,承之弗勵慎終如始之志,以竭力敬天,法祖勤政愛民,古云適百里者半九十里,慄慄危懼,誠恐耄荒而有所隕越,將孤天恩予又何敢如是,然則元瑞九頌有裨於予者大焉,故為之說如右群臣獻辭賦者,甚夥大約不出元瑞之九頌,予將以是說槩之,則所為有頌而鮮規者,亦畢視之為進規而非啻頌矣。乾隆庚子(1780)孟冬月上濣御筆
外壁 詩文 比德
外壁 詩文 朗潤
外壁 御製詩文 八徵耄念之寶記 / 予年七十用杜甫詩句,鑴古稀天子之寶而即繼之。曰:猶日孜孜不敢怠於政也,蒙天眷佑幸無大隕,越於茲又浹旬矣。思有所以,副八旬開裘之慶,鑴為璽以殿諸御筆。蓋莫洪範八徵之念,且予夙立願八十有五,滿乾隆六十之數,即當歸政令。雖八十逮歸政之歲尚有六年,一日未息肩萬民恒在,懷庶徵之八,可不念乎?念庶徵即所以念萬民,曲禮八十約耄老而智衰之謂。茲逮八十,幸賴 天佑身體康彊,一日萬幾未形智衰,不可不自勉也;如至果不能自勉,則亦不敢曠職以待,六年之期何則?壇廟之祀不可不躬親,雨暘之時不可不常驗,中外之政不可不日勤,民物之養不可不心存,茍失其一叢脞隨之,則吾豈敢?是則耄老而敬念庶徵,仍古稀猶日孜孜之意也,亦五福五代堂之說,所謂皇極斂錫之志也。亦即近讀洪範著論,所謂六極中不能去其三,曰:憂之義也,夫漢唐以來古稀天子纔得六,六之中
外壁 御製詩文 至八旬者纔得三,三帝之中惟元世祖可稱賢,其二則予所鄙也。即元世祖亦未如予之五代同堂,是予沐 昊乾鴻貺為獨深,而予之所寅承,錫羨當何如?亦曰體 天愛民,誠心勤政,與洪範五之斂錫八之念,徵九之三憂,孜孜惕惕,日進无疆云爾。予之子孫能心予之心,政予之政,惕予之惕,憂予之憂,或得仰邀 天眷有年至七旬八旬者,繼用此寶,則又我大清國億萬斯年无疆之庥所不敢,必而深願者也,是為記。乾隆庚戌(1790)新正月上濣御筆
外壁 詩文 比德
外壁 詩文 朗潤

引用參考 〈清 乾隆 雲龍紋長方木匣〉,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版取自《器物典藏資料檢索系統》:https://digitalarchive.npm.gov.tw/Antique/Content?uid=46052&Dept=U(檢索日期:2022年5月19日)。